<listing id="fdtl7"></listing>
    <th id="fdtl7"><var id="fdtl7"><video id="fdtl7"></video></var></th>
      <form id="fdtl7"></form>

          <big id="fdtl7"><track id="fdtl7"></track></big>

            <address id="fdtl7"></address>
            首 頁 資訊 博物志 市場 鑒賞 人物 古玩

            首頁>收藏>資訊

            博物館里的國歌記憶

            2021年10月14日 16:53  |  來源:人民政協報
            分享到: 

            《電通半月畫報》縱三十七厘米、橫二十六厘米,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編號為38254號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第一版樣片,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陳玲

            在中國國家博物館里,珍藏著屬于我們這個國家和民族的集體記憶。其中,與《義勇軍進行曲》相關的文物,包括了最早全文刊發《義勇軍進行曲》的《電通半月畫報》、歌手保羅·羅伯遜用中文演唱《義勇軍進行曲》的黑膠唱片以及首版《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黑膠唱片等。這些時代物證,在國家最高歷史文化藝術殿堂里,向世界講述著中華民族堅韌不屈的精神意志和家國情懷,彰顯著中國人民一往無前、誓與敵人血戰到底的英雄氣概。

            危難中誕生:

            抗日救國的戰斗號角

            中國國家博物館收藏的《電通半月畫報》縱37厘米、橫26厘米,在大8開本的封面上,展現著20世紀30年代的電影時尚。因年代久遠,紙張已泛黃。

            該雜志出版的第二期封面是電影《風云兒女》的主演王人美。作為《風云兒女》特輯,第二期的《電通半月畫報》除刊登有田漢所著《風云兒女》文學故事外,還首次全文刊發了署名為聶耳作曲的《義勇軍進行曲》歌譜,被認為具有特殊意義的一期。

            1935年5月16日,《電通半月畫報》創刊于上海,同年11月16日???,歷時半年,共刊印13期。該刊由電通畫報社編輯,電通影片股份有限公司出版。

            九一八事變后,抗日救亡呼聲日益高漲。在抗日戰爭的烽火硝煙中,伴隨國際無產階級文藝運動的發展,電影工作者不懈探索救亡圖存的道路,迫切在電影創作和電影評論中開辟新陣地。

            1934年,在中國共產黨電影小組的直接領導下,電通電影制片公司在上海成立,成為中國第一家專門拍攝有聲電影的左翼電影公司。公司成立后,迅速召集和聯合了一大批左翼和進步的電影工作者,集聚了司徒慧敏、夏衍、田漢、聶耳、呂驥、賀綠汀、吳印咸、吳蔚云、陳波兒、王人美、王瑩等眾多文化、藝術名家。

            同年12月,電通電影制片公司拍攝完成了它的第一部作品《桃李劫》,由田漢作詞、聶耳譜曲的電影主題曲《畢業歌》風靡全國。隨后,該公司還陸續拍攝了《風云兒女》《自由神》《都市風光》三部經典電影。這些電影反映了人民的心聲和時代的脈搏,獲得了進步人士和廣大電影愛好者的交口稱贊。然而,由于電通電影制片公司鮮明的政治傾向,國民黨特務機關采取了一系列針對電通電影制片公司的迫害活動。1935年底,電通電影制片公司被迫停辦。電通電影制片公司雖僅僅存在了一年多時間,但出品的4部影片,制作精良、思想深刻,在中國電影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當時,左翼文化力量也逐步滲入各種報刊和出版發行公司中,為配合電影的宣傳與發行,電通電影制片公司于1935年5月16日創辦了《電通半月畫報》。

            《電通半月畫報》的風格是專業、嚴肅的,所報道的影片及宣傳內容,主要圍繞電通影片公司的電影創作、四部影片拍攝及有關人員的創作活動。在強調電影工作者肩負的歷史重任同時,《電通半月畫報》中所刊登的影評及電影往往還意在指出中國電影在特殊時期的道路和前進方向,帶有進步色彩和紅色基調。從創刊至結束,畫報雖然只出版了13期,但發行量每期大概有4萬份,深受讀者喜愛。

            1935年初,共產黨員田漢剛剛為電通電影制片公司寫好一部以抗日救亡為主題的電影故事梗概沒多久,便不幸被捕入獄。黑暗陰冷的監獄沒有讓田漢放棄革命創作,他想方設法用香煙盒包裝紙把電影主題歌歌詞從獄中捎出,這便是《義勇軍進行曲》的歌詞。后來,田漢創作的故事梗概由共產黨員、戲劇家夏衍接手,改寫成電影文學劇本,定名為《風云兒女》。

            此時,聶耳也成了國民黨特務追捕的目標。黨組織為他的安全著想,決定讓他出國暫避。當聶耳準備去日本時,得知主題歌需要譜曲,便主動請纓,從夏衍手中接下了作曲任務。到日本以后,聶耳夜以繼日地創作,在凸顯民族特色的同時,吸收了《國際歌》和《馬賽曲》等外國優秀革命歌曲創作手法,完成了曲譜并寄回上海。

            1935年5月24日,《風云兒女》在上海金城大戲院舉行首映。這部創作于中華民族生死存亡的歷史關頭,講述國民黨統治區的青年知識分子擺脫苦悶彷徨,走向抗日前線、走向民族解放戰場的影片引起了轟動。主題曲《義勇軍進行曲》以奔放豪邁的風格,高亢激昂的旋律和喜聞樂見的形式,唱出了當時中華民族危機的深重,唱出了時代和人民的聲音,一夜之間響徹大江南北。

            為宣傳電影《風云兒女》,1935年6月1日,《電通半月畫報》在第二期全文刊發了《義勇軍進行曲》,還刊登了田漢編寫的1.83萬余字的《風云兒女》文學故事梗概及電影劇照等,也為后人研究左翼電影運動和中國革命音樂留下了一份彌足珍貴的史料。

            越洋傳唱:動人的國際戰歌

            中國國家博物館珍藏著黑人歌手保羅·羅伯遜用中文演唱《義勇軍進行曲》的黑膠唱片。70多年過去了,中國抗戰音樂的傳唱在中美人民之間撒下了友誼的種子。

            唱片封面制作精細,設計精心。封面以長城墻磚圖案為背景,印有抗戰期間中國軍人和兒童的形象。軍人怒目而視,手中無槍但身上掛滿了手榴彈,雖武器裝備落后,但表達了中國人不屈的精神;軍人身后帶著天真笑容的兒童,寓意著在軍人的保護下,和平安寧的生活終將到來。在封面下方,是主唱者保羅·羅伯遜的名字,以及一行英文,譯為“由劉良模指揮的華人合唱團”。唱片配套的小冊子中,依次列出7首歌曲的歌名、作者、歌詞和簡介。其中,每首歌的歌詞除英文翻譯版本外,還附上中文歌詞的英文注音,以便國外聽眾理解和跟唱。

            保羅·羅伯遜是美國著名黑人歌唱家,1898年出生于美國新澤西州普林斯頓。20世紀20年代,羅伯遜在紐約哈倫劇院舉行第一次黑人靈歌獨唱會大獲成功,成為廣受歡迎的中低音歌唱家,還出演戲劇和電影。1930年,羅伯遜因演莎士比亞的《奧賽羅》一舉成名,成為第一位在美國舞臺上出演莎士比亞戲劇《奧賽羅》主角的黑人演員,被譽為“黑人歌王”。

            盡管如此,羅伯遜更喜歡的卻是美國的黑人歌曲和各國民歌。他能用多種語言唱各個國家的歌曲,如用俄語唱《伏爾加船夫曲》,用漢語唱《鳳陽花鼓》等。

            抗日名曲《義勇軍進行曲》跨越千山萬水來到大洋彼岸的美國與黑人歌唱家保羅·羅伯遜結緣,中國愛國青年、社會活動家劉良模發揮了巨大作用。從1934年開始,劉良模積極倡導民眾歌詠運動。當時,他在上海發起成立了“民眾歌詠會”,教唱抗日救亡歌曲。1935年5月,《義勇軍進行曲》在上海被灌成唱片發行,成為歌詠會傳唱的重要曲目。在救國會組織的各種活動中,劉良模帶頭演唱《義勇軍進行曲》?,F在,我們依然可以找到,劉良模在上海南市公共體育場,站在高凳上指揮“民眾歌詠會”及群眾齊聲教唱《義勇軍進行曲》等抗日救亡歌曲的老照片。

            經過不懈努力,“民眾歌詠會”不斷發展壯大,擁有50多個歌詠團體的“國民救亡歌詠協會”也正式成立,并在香港、廣州等城市設立了分會,抗日救亡歌曲響遍全國各地。許多青年更是從中受到鼓舞,積極投身抗日救亡運動。

            1940年夏,劉良模離開祖國,赴美留學。他一邊學習,一邊到美國的大小城鎮宣傳抗戰,尤其是以抗日歌詠活動為主,在紐約,劉良模結識了保羅·羅伯遜。

            當劉良模向羅伯遜介紹起中國人民的抗日斗爭并唱起在中國已經被廣為傳唱的《義勇軍進行曲》時,羅伯遜深受感動,對歌詞產生了強烈共鳴。談及中國抗戰,羅伯遜說:“我們黑人和中國人民同樣是被壓迫的民族,我們要向堅決抗日的中國人民致敬。我要學會幾首中國歌,我要把中國人民的歌曲唱給全美國和全世界的人聽?!?/p>

            那是1940年的一個夜晚,在美國紐約一場露天音樂會進入尾聲時,黑人歌手保羅·羅伯遜向在場的六七千聽眾宣布:“今晚我要唱一首中國歌曲,獻給戰斗的中國人民,這首歌叫《起來》?!绷_伯遜用中文和英文演唱的這首《起來》,正是由田漢作詞、聶耳作曲的《義勇軍進行曲》。一曲唱罷,全場掌聲雷動,經久不息。

            1941年,一套由羅伯遜擔任獨唱,由劉良模指揮的黑膠漢語唱片在紐約錄制完成,命名為《起來》。這張唱片的合唱部分,由劉良模組織的華僑青年歌唱團演唱完成。這些在美華人來自美國的洗衣房、印刷車間、餐館等地。正如劉良模在序中所言,“他們的聲音完全未經訓練,卻是真正的人民的合唱團——(代表了)中國人民的聲音”。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際,羅伯遜無比的歡欣。1958年,在給中國人民的一封信里,羅伯遜寫道:“我盼望著有一天能夠來到你們的國土向你們表示我的敬意,但愿這一天快點到來,這是我所向往的一個快樂日子?!?/p>

            精神傳承:凝聚中國力量

            2019年8月5日,首版《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唱片入藏中國國家博物館。在此次收藏家汪世林捐贈的唱片中,編號為38254號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第一版樣片是汪世林最鐘愛的收藏。這張唱片直徑25.4厘米,唱片上標明:典禮音樂,管弦樂《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這是1949年12月由上海大中華唱片廠錄制,是《義勇軍進行曲》成為國歌后最早錄制的唱片。捐贈儀式上,汪世林表示:“70年來,我們的祖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此次捐贈給國家博物館,是因為這些唱片本身就是一種文獻,從一個側面反映了新中國成立之初的動人故事?!?/p>

            1949年9月27日下午3時,在懷仁堂召開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上,通過《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都、紀年、國歌、國旗的決議》,規定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歌未正式制定前,以《義勇軍進行曲》為國歌。直到1982年12月4日,在第五屆人大第五次會議上,代表們一致通過將《義勇軍進行曲》定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正式國歌。2004年3月14日,十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通過憲法修正案,第四章章名為“國旗、國徽、首都”修改為“國旗、國歌、國徽、首都”。第136條增加一款,作為第二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是《義勇軍進行曲》?!眹枞霊?,意味著《義勇軍進行曲》作為國歌的地位同國旗、國徽一樣,神圣不可侵犯,維護了國歌的權威性,也深刻反映著中華民族堅忍不屈的精神品格,增強了中國人民對國家的認同感和榮譽感。2017年9月1日,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九次會議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法》,規范了國歌的奏唱、播放和使用范圍,自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這首中華兒女心中最美的旋律,今天仍將鼓舞人民以昂揚的精神繼續前進。

            2019年,作為中國國家博物館為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而精心制作奉獻的一份重要禮物。隆重推出“屹立東方——館藏經典美術作品展”。這張首版《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唱片與新中國第一面五星紅旗、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開國大典上使用的禮炮、開國大典時天安門城樓上懸掛的紅燈籠、中央人民政府木牌等經典館藏,醒目地陳列在國博中央大廳之中,瞬間把人們帶到新中國成立這一偉大歷史時刻。

            (作者系中國國家博物館館員)


            編輯:陳姝延

            關鍵詞:電影 國歌 義勇軍進行曲 中國


            人民政協報政協號客戶端下載 >

            相關新聞